因为事态紧急,所以一切事宜都从简,户部和兵部前所未有的和谐相处,共同努力帮英国公调遣来了足够的粮草以及十万大军,英国公也没耽误时间,在大军和粮草备齐的当天,就匆匆带兵出征去了。

明凌帝率百官亲自送行。

消息传出去的时候,还有不少百姓自发前来送行,乔木这次也特地出门凑个热闹,顺带着看看大军出征时的军容军纪,也好估算一下他们这次出征的成功率怎么样。

虽然本朝看着稳当,但是突然被南北夹击,双线作战,乔木还是有些担心朝廷能不能应付得了,此时特地过来看看军队,既是为了凑热闹,也是为了安自己的心,然而当她看到下面的军队,以及颇有些老骥伏枥,意气风发韵味的英国公的时候,当时就长叹了一口气。

当朝廷到了要用人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年轻将领可用,这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慌的事,若是这代老将都去世了,未来又该如何,这些问题虽然不是迫在眉睫,可也的的确确是切实存在的问题,乔木觉得自己还能再活四五十年,自然得想的再深远些,她可不想自己临了临了,一百多岁还得遭遇乱世。

因此,看完这任皇帝为将士践行后,乔木就匆匆回去,准备加快自己海贸的进程,并且顺带着改变一下原先的计划,从原来只占两个小岛做中转点,变成尽量多占一些能够种植的,面积不小的岛屿。

以为未来做准备。

不过这些事都不是小事,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所以接下来还有的等呢,在大军出征后,他们宣和侯府最大的事不是海贸,而是他们侯府小辈的婚嫁之事,这件事乔木虽然没有插手,但是肖氏敲定人选之后还是要拿过去给乔木看的,得到乔木许可才能正式下定。

年关将近,正好也能趁着这段好时间找个好日子把儿子和女儿的婚事都给定下来,所以肖氏在自己敲定好媳妇和女婿人选后,就匆忙带着那两个人的资料以及画像,来到乔木院子,跟乔木请示情况。

院子里,乔木正披着身貂躺在靠阳的地方晒着太阳,还别说,这冬日阳光比其他三个季节的阳光都要舒服,不像春秋那样多变,也不像夏季那样灼热,带着一种温温的暖体感觉,着实使人舒服的很。

肖氏走进来后,先问了一下边上的嬷嬷,知道乔木她只是闭目养神,并没有睡着,这才走上前去:

“婆婆,婆婆,我……”

丛林中的红衣少女

“知道是你,是关于敏儿和文儿两个人婚嫁的事吧,他们两个年纪的确不小了,都已经十六岁了,其他人家同样年纪的,要么已经成了家,要么也早就已经定了亲,你有些着急,我也能理解,不过,时间不能定的太早,真正结婚的日子至少再往后推上一两年,定亲可以提前一两年定,但是,真正结婚的日子,至少得等他们满十八岁再说。

好了,你跟我说说看中了哪两家吧,把具体情况说一说。”

乔木并没有睁眼,依旧还是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但她的意思也已经很明确了,定亲无所谓,但是结婚得再拖一两年,不能太早。

这也是为了她孙子孙女好。

虽然说十六岁就已经基本能算是成熟,甚至于更早就已经有孕育子嗣的能力了,但是,并不是说有孕育子嗣的能力就到了最适合孕育子嗣的时候,一般来讲,女性十四岁以后就有孕育子嗣的能力了,但在这个年纪孕育子嗣,完可以说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特别是在这个医学不发达时代,死亡率更是能够超过一半,事实上,女性最适宜生育子嗣的年纪在二十到二十六岁左右,男性发育要慢点,基本比女性往后稍微再偏移两岁。

但是,如今时代如此,乔木把自家孙子孙女的结婚年龄推到十八岁已经算是很晚了,要是推到二十几岁最佳生育年龄的话,那恐怕就得被别人骂老不死的老变态了。

毕竟别人家都想着赶紧抱重孙啥的,就你们家还要往后拖,谁听了不得嘟囔几句是不是有毛病啊?

“婆婆,再拖两年会不会不好?

敏儿和文儿年纪都不小了,同龄的靖王府家闺女今年都已经怀上第二个了,咱们家这还没定亲。”

肖氏还想再劝劝。

可乔木显然不会听劝:“我说拖两年就拖两年,你要是怕别人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就说是我老婆子舍不得自家孙女,想多留两年。

看中了哪家,快说吧。”

“好,婆婆,我替敏儿选的夫家是胡尚书家的大公子,胡尚书是礼部尚书,他们胡家也是有名的清流士族,他们家大公子叫胡惟举,今年虽然没有中进士,可是他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也算是很不错了。

而且他们家大公子在外名声向来不错,家里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妾室和通房丫鬟,虽然说可能稍微穷了点,但他们家没有婆婆压着……”

说到这,肖氏顿时额头冒汗。

她当着婆婆的面,说没有婆婆的人家是个好婚事,就算她心里的确没有什么想法,但难保他婆婆不会觉得她有什么想法,可是她又嘴笨,一时间都不知怎么解释。

“没有婆婆好啊,进了门就能当家作主,对了,除了没有婆婆,家里有没有小姑子什么的呀?”

乔木又不是原身,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动怒,更何况,为儿女计的不都这样吗?完能理解。

“没……没有小姑子。

他们家就只有两个儿子,都是嫡子,那边说了,等他们家小儿子一结婚就会分家,我觉得这个家世还算不错,最关键的是胡惟举本身也还算是个有资质的,再加上他父亲还是礼部尚书,未来混个五品以上的官位应该完不成问题。

虽然嫁勋贵可能更好些,但勋贵圈子同年龄的,我实在是找不到几个好的,所以,婆婆……”

肖氏正是因为本身身在勋贵圈中,所以才更清楚勋贵圈里面的混乱,但凡真正为女儿好的,绝对不愿意把自家女儿嫁给同样的勋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