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帝讥讽的声音落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的难看。

“该死的,这个小子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么嚣张,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杀了这个小王八蛋,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一时之间,叫骂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人群之中的血魔张方,在这一刻,突然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血魔张方在李天帝手中刚吃了一个大亏,直接告诉张方,面前这个小子十分的邪门。

对于自己的直觉,张方是一向十分相信的。

无数次依靠自己灵敏的直觉,躲过一次次死亡威胁。

而就在张方胡思乱想,思考要不要根据自己的直觉,立马逃离这是非之地之时,血魔张方的脸色突然大变。

就见众目睽睽之下,李天帝的这个身子突然变成了土黄色,只是转眼的功夫,整个身躯就变成了一尊泥雕,而且身体正以极快的速度在下沉。

只是眨眼的功夫,李天帝的身躯就好似陷入了沼泽地一般,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距离血魔张方不远处的天龙领谭志远,是所有人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怒吼一声。

阳光清纯美女小酒窝好迷人

“小兔崽子你往哪里跑,就算你钻进地底下,今日老夫也要取你认同。”

怒喝之中谭志远背上背着的那把巨剑已经被谭志远拔了出来,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直奔李天帝消失的地方狠狠的就是一剑。看书室首发

见谭志远动手了,其他金丹期强者在这一刻也反应过来,纷纷拿出自己的神兵,飞向李天帝消失的位置。ァ看书室ヤ~⑧~1~.kan~shu~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然而却有一个人例外,血魔张方在这一刻,居然不进反退,身形急速的朝着莲山庄园之外飞奔。

而也就在这时,所有人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极其冰冷的声音。

“暴!”

伴随着李天帝的话音落下,刚才李天帝逃亡路过的地方,浮现出一张张泛黄的灵符,灵符上的符文闪烁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急速逃离的血魔张方,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吓得从天上栽下来。

这些灵符张方可是认识,自己现在如此狼狈,就是被李天帝用这种灵符阴了。

当时只是十几张雷火符,就弄得张方受了不清的内伤。

现在再看下方,密密麻麻的灵符,足足有上千张之多,这么多灵符要是一起爆炸,想想血魔张方都感觉到头皮发麻。

这小王八蛋,在哪里搞出这么多灵符?

这他妈的也太逆天了。

血魔张方心中咒骂的同时,脚下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几乎是用出吃奶的力气,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巅峰的状态。

“轰!”

地动山摇一般的炸响,方圆百里之内都在震动,整个莲山庄园瞬间化成雷火的海洋。

“啊……”凄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在雷火海洋之中响起。

那些修为只有筑基期的修炼者,在如此秘籍的雷火符攻击之下,几乎是没有任何一丝抵抗之力,甚至是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瞬间就化成了飞灰,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来。

二十几个金丹期强者,虽然没有当成死亡,但却也全都是被狂猛的爆炸攻击的重伤吐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闪现无比惊恐的神色。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个人身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六品灵符,这不可能。”

一个坚持不住了的金丹期强者,浑身都被雷火包裹,绝望的嘶吼着。

“李天帝你这个小兔崽子不得好死,你不是人,你就是一个恶魔。”

到了这一刻,这些金丹期强者,终于明白李天帝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刚才有出口的时候,小爷我都没有逃跑,你们这群白痴,难道不会用脑子想想为什么?

难道你们脑袋都叫驴踢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自己这些人,全都被这个李天帝给算计了。

唯一叫这些强者想不明白的是,李天帝这么一个筑基期的修炼者,是如何一次性弄到这么多六品灵符了。

还有就是,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把这些灵符暗中布置下的。

要不是整个莲山庄园都被毁掉,两个药丹谷的长老此时也在雷火海洋之中,遭受自己等人同样的待遇,这些强者肯定都以为,自己等人是被李天帝联合药丹谷合谋给坑了。

不甘心的强者们,拼劲体内最后的力气,想要逃离这叫人绝望的雷火海洋,奈何上千个雷火符一起爆炸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能坚持到现在不死,已经是不小的一个奇迹了。

“啊……”一声声绝望的惨叫声响起,声音变得也是越来越虚弱,到了最后,整个莲山庄园,再也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再也没有任何生命的声音。

熊熊雷火,并没有就此消失,火焰和雷电,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慢慢的消散。

再看整个莲山庄园,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山上的楼宇已经被炸平。

曾经的莲山庄园,到处鸟语花香,到处弥漫这诱人的芳香。

不说整个庄园,宛如人间仙境,但绝对可以称之为世外桃源了。

然而现在,曾经的世外庄园,已经变成了地狱一般的屠戮场。

一阵狂风吹来,发出诡异的声响,就好似一个个亡魂在哭诉一般。

大风席卷,漫天的飞灰,整个莲山庄园,已经变成地狱一般暗无天日。

而就在这时,焦黑的土地之中突然一阵蠕动,紧接着就如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一般,一个土黄色的雕像从地底里面钻出来。

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喘声响起。

“噗!”

大口的鲜血,从这个雕像的嘴里喷出。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这个土黄色的雕像,居然化作一个脸色惨白如纸的年轻人。

这个人正是李天帝。

在激发雷火符的那一刻,李天帝利用土系法术土遁术钻入大地之中。

“哇!”

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虽然提前钻入大地之中,但上千张六品灵符同时激发,致使李天帝也受了不清的内伤。

看着焦糊的土地,看着一句句烧糊的尸体,脸色惨白的李天帝,眼眸之中闪过极为冰冷的神色。

“能杀我李天帝的人,还没有出生那,你们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