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对我的证据就是:凶器上的我的指纹,“我”杀人的完整视频,还有现场那么多警察的目击,这一切罪名成立,那我的结果绝对是死!

好你个狼族族长啊,挖了如此滴水不漏的坑让我跳,好,很好!!这个仇,我李天一定是十倍的让你偿还!

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我现在主要做的是如何去找到突破点,这是一个很滴水不漏的局,一切证据都指向了我,特别是“我”杀人的视频,单单就这一样,就足以定我的罪了。

我跟老鼠精朝案发现场走去,这里还有警方布置的隔离带,走到了那棵大树后,地上的血迹已经干透了,我沉默了,张强因我而死,做兄弟的怎么也要送他最后一程。

沉默了一会,我在四处的寻找起来,凶器自然已经被警察带走了,现场留下的就只是一摊血迹而已,其余的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那个“我”已经变成我的样子,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呢?

我沉吟起来,难怪师傅会说真假,这真是以假乱真了。

老鼠精走了过来,她鼻子嗅了嗅说道,“这里还有那只狼精残留的妖气,是个厉害的家伙。”

听她这么一说,我自然赶紧问,“这狼精有几百年的道行了?”

我生怕是那狼族族长亲自动手,他比我妈的道行还高,真不是现在我能对付的。

“跟我差不多,或许比我还低一点。”老鼠精想了想说道。

我松了口气,果然不是狼族族长亲自动手,应该是他上次带来的手下做的。

我下意识的四处看了几眼,突然沉声说道,“你能不能当我把这只狼精抓住?”

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如果能抓住这家伙,然后逼他再次幻化成我的样子,那我这个案子或许有转机了。

老鼠精一愣,她摇头,“他要是在这里,我或许可是试一试,但这附近没有其他精怪的妖气了,这证明他并不在这里。”

我眉头一皱,他真的不在这里吗?那教唆那只鬼去牢房杀我的又是谁?

他敢肯定,他不亲眼看到我死,是绝对不会回去交差的,那他现在又藏在什么地方呢?

“不过,我可以试着找一下。”

老鼠精说完这话,她一只手凑在嘴边念出了什么咒语,很快四面八方响起一阵沙沙的声音,我心中惊讶的看着上百只老鼠从四面的草丛里面钻了出来,并成排的趴在老鼠精面前的地下,好像在参见女王一样。

这些老鼠都有头颅大小,单个足以吓人一跳,他们眼睛灵动,虽说离成精还很遥远,但老鼠精这个老祖宗召唤它们不敢不听的。

“记住这附近的气味,将这只家伙给我找出来!”老鼠精淡淡的说道。

趴在地上的老鼠部站起来,恭敬的点头后潮水般的快速退走了。

我看得心中惊讶了,老鼠精不夸张的说可以调动整个市区的老鼠,可以掌握任何市区的动向,如果那只狼精真的在市区的话,那么绝对可以找到他。

“等等吧,他们有消息了自然会过来通知我的。”老鼠精看着我说道。

“嗯。”我点头。

我们两个在公园转了起来,首先的来到了那个监控器前,这刚好对大树后,把“我”杀人的画面部记录了下来,找的地方真好!

凭借老鼠精的嗅觉,我们两个很快找到了那只狼精曾经待过的地方,这个地方应该是等张强时待的。

但依旧是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无奈之下我跟老鼠精只能在这里等了起来,但老鼠精等了一会后,她闻这股残留的妖气带我走出了公园。

她带我到了一块郊区般的地方,她说那只狼精就是在这里化形的,只可惜的是,这里并没有任何监控器,不然拍下他化形的画面,就足以洗刷我的罪名了。

算是无功而返,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抓住那只狼精了,别无他法。

我跟老鼠精只能回到公园等待,无聊的时候,我也跟老鼠精聊了一下,之前她雷劫下受了重伤,她需要的东西现在已经找到了,她跟我说大概需要五十年她才可以恢复之前的道行,不过她话语中还是有感谢我的意思。

一只能为自己肚子里面孩子而拼上性命的老鼠精,她本性本来就不坏,所以聊着聊着,感觉这只精怪也不错。

沉默了很久,看着地上的血迹,我心中越发觉得对不起张强,不管怎么说这辈子我欠他一条命,这个情我下辈子么还不了。

“我还是要跟你说一下,你得罪的那只狼精可是有六百年道行的家伙,他的父亲就更加不用说了,跟灰沐月父亲是一个级别的。”老鼠精缓缓说道。

听她这么说,即使我心中有准备,但还是一惊了,我妈才三百多年的道行,这狼族族长居然比我妈高两百多年的道行!难怪那天他当着我妈的面前还那么逼我姐了。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老鼠精的意思是让我做什么决定小心谨慎一点。

“一般来说,我们精怪是不能乱杀人的,他这次不惜杀人来陷害你,算是下了血本了,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地方惹到他了?”老鼠精疑惑的问。

我摇头,就上次赶他走而已,我哪里还得罪他了?

“这就奇怪了。”老鼠精沉吟起来。

大概等到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一只肥老鼠从草丛里面钻了出来,它站起来,恭敬的在老鼠精面前叽叽喳喳的,老鼠精点头一挥手,这老鼠精就跑了回去。

“知道这家伙在什么地方了。”老鼠精站了起来。

我心中一喜的问,“在什么地方?”

“他去了看守所。”老鼠精说道。

一听她这么一说,我心中一惊了,难道他知道那只鬼没有杀了我,现在要亲自动手了?

关键是果果还在牢房里啊!

我赶紧的朝看守所跑去,老鼠精却一把抓住了我,“等等,这家伙很厉害的,我现在可能不是他对手。”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加着急,老鼠精雷劫的伤还没好,她肯定不是狼精的对手,况且她这次能帮我已经冒很大的风险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赶紧问。

老鼠精想了想说道,“他去看守所,应该不是去杀你,他不会再亲自动手的,不然这样陷害你没有必要,他去应该是确定你呆在牢房里面,但你已经出来了,他找不到你,那他……”

“那他会出来找我?”我忍不住接口问。

老鼠精摇头,“应该不会,他只需要重新的幻化成你的样子,从牢房里面逃出来,装出越狱的样子,到时候不用他出手,城的警察都会拿枪抓你,或许他还会混在警察当中,用枪杀了你,以免夜长梦多。”

听她这么一说,我怒火冲天了,的确啊,他按照老鼠精这么说的去做就行了,越狱是罪加一等,警察是有权直接射杀我的,市的警察都出来找我了,那我除非逃到别的地方,不然这罪名只会越来越大,直到无法洗清的地步。

沉默了一会,老鼠精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我们两个先去看守所看看,如果他出现了,我试着拼一次,看能不能留下他,如果能,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能,那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我点头,我撒腿就朝看守所跑去,老鼠精还是悠悠的与我并肩而行,她明明轻轻的在走,但却始终没有落到我身后,大概二十多分钟后,我就可以看到在郊区的看守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