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白天的喧哗渐渐离去,街道两旁的霓虹灯亮起了红黄色的灯光,灯光照亮着巴黎的大街小巷,令得这座有着享有时尚之都的繁华都市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就如同朦胧的夜生活一般,令人无限的遐想。

索菲特酒店之中,楚辞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着,满是平静自然。

虽然楚辞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有人要对付他,但是楚辞并没有丝毫的慌乱,因为他有能力将来人给全部都留下。

楚辞和格桑两人是如同没事人一样,但是燕嫦曦的内心中却是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之色。

毕竟今天晚上有人要动手,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动手,而且敌人都是谁,也没有人知道。

这让燕嫦曦根本无法安心。

“们两个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燕嫦曦忍不住的对着楚辞和格桑询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楚辞满是不以为然的说道:“害怕别人也不会放过,淡定一点!”

“嫂子,放心吧,一群废物而已,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格桑面带不屑的说道:“到时候,我一拳砸死一个!”

“们……”

燕嫦曦刚刚开口,楚辞的耳朵当即为之动了一下,然后直接将目光落在了格桑的身上。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楚辞的目光刚刚落在格桑的身上,格桑便立即从沙发上起身,然后走向了门口!

燕嫦曦在看到格桑起身,朝着门口走去之后,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一颗心瞬间为之提到了嗓子眼上面!

顷刻间,格桑便来到房门口,并且将房门给打开了。

房门刚刚打开,只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几个神情冷冽的男人,而且双眸之中还酝酿着残酷的杀意。

突兀的开门,让外面的这个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

下一刻,格桑没有任何的废话,大手直接抓出!

“唰!”

格桑出手的速度很快,可谓是如同闪电一样,嗖的一下就到了其中一个男人的面前,接着不等对方有任何的反应,格桑便直接将其给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并且左手猛的扬起,狠狠的抽打而去!

“砰!”

一巴掌抽打而出,这个男人的脑袋当即如同被砸碎的西瓜一样,直接为之碎裂开来,猩红而又浓稠的鲜血当即为之喷发而出。

这突兀的动手,顿时将所有人都给惊醒,随即其他人便作势就要动手,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格桑的右腿猛然为之连续踢出数腿,直接将面前的这些人给全部逼退!

这一刻的格桑颇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在其中。

仿佛只要他格桑站在这里,其他人就休想从外面走进来一样!

看到格桑一个人将这些人给全部都挡在外面,燕嫦曦的内心中顿时涌现了一股激动之色。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楚辞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落地窗前!

“咔嚓!”

下一刻,只听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接着只见玻璃直接为之碎裂开来,随即便看到数道身影就要从下面爬上来。

这突兀的变故,使得燕嫦曦几乎是本能的为之扭头看去,同时一颗心脏也猛的提到了嗓子眼上面!

这群人这样子动手,难道就不怕惊动其他人吗?

就不怕造成巨大的轰动吗?

他们怕吗?

他们肯定不怕,如果害怕的话,他们就不会这样子动手了。

而且他们既然敢动手,那么定然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绝对不会闹出太大的事情来。

毕竟一个人在强大,但是在国家这台暴力机器的碾压下,都不可能存活的。

“唰!”

下一刻,楚辞猛然从沙发上起身,并且纵身一跃,直接到了落地窗前,接着右腿迅速的扫出!

“砰砰砰!”

一连串的沉闷响声骤然在四周为之响起,接着只见数道身影直接从楼上掉了下去,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抽搐了两下之后,也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显然是已经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虽然楚辞出手了,但是这些人并没有为之停手,而是依旧想要上来,就如同古代两军大战,一方攻城,一方守城一样,显得很是激烈而又惨烈。

这一刻,人命完全就如同草芥一样,根本不值一提,压根就没有任何人放在心上,所有人都完全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们完全如同疯子一样,疯狂的想要进攻,想要上来。

而楚辞则是就这么站在落地窗前,谁敢上来,他就一脚将其给踢下去,摔对方一个粉身碎骨。

燕嫦曦站在原地怔怔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同时这一刻燕嫦曦有种穿越的感觉,有种回到了古战场上的感觉。

“还傻愣着干什么!”楚辞忽然开口说道:“找个地方躲起来,真以为我守住这里能够挡住吗?”

听到楚辞的话后,燕嫦曦立即回过神来,当即说道:“我也是古武者,我……”

燕嫦曦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道道的身影迅速的从卧室之中走了出来,并且二话不说,手持利刃当即朝着楚辞和燕嫦曦两人先后袭来。

楚辞仿佛早就猜到了会有人从其他地方出现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意外。

“铿锵!”

随即,楚辞的右手为之一抖,三尺青峰长剑直接被楚辞给握在了手中,接着楚辞右手的利剑便为之一抖,使得手中的利剑变得如同毒蛇一样,弯弯曲曲的在手中为之摆动了起来不说,并且楚辞整个人还迅速的朝前袭出,完全如同一阵清风一样!

“噗嗤!”

“噗嗤!”

这一刻,楚辞手中的利剑完全就如同致命的毒蛇一样,只要被碰触到,那么就代表着鲜活的生命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要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楚辞的剑很快,但是速度更快,他就完全如同幽灵一样,让人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身影。

或者说,捕捉到的只是残影,完全的一闪而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的和煤炭一样的男人忽然出现了房间之中,双眸死死的盯着楚辞!

“暴君,不用在做无谓的挣扎了,今天来的人,根本不是所能够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