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战斗!”游宇挥手道,“元素英雄·大地侠,攻击凛天使·蔷薇之女王!”

大地英雄身上的盔甲发出了轰鸣,宛如无数个引擎同时发动!那庞大的身躯朝着身陷在裂缝之中动弹不得的女王飞身扑上,硕大的铁拳以力劈华山之势轰落!

“打开盖卡!”小萝莉十六夜樱回过神,也不甘示弱,“陷阱卡-棘之壁!我方植物族被攻击时可以发动,对方场上攻击表示怪兽……部破坏!”

无数布满荆棘的藤蔓如长鞭般挥舞,迅速聚拢到一起,组合成了一面绿色的墙壁阻挡在了蔷薇女王的身前。

神圣防护罩的植物族专属版!

樱紧了紧小拳头:“这样一来游宇先生的英雄就会反过来被破坏了!”

但游宇也没有放松对策:“打开盖卡,反击陷阱-盗贼的七道具。支付1000点LP,把陷阱卡的发动无效并破坏。”

游宇,LP 3700 →LP 2700

荆棘构筑的屏障迅速崩溃,随着那张陷阱卡一同在樱的面前破碎了开来。樱“啊”了一声,只能看着对面那漆黑的重甲英雄继续朝自己的场地冲来。

蔷薇之女王身子被卡在地缝中动弹不得,面对英雄沉重的一拳只能沉闷地横剑招架。但双方悬殊的力量差距下,大地侠仅一拳便将她雪白的剑刃轰成了两段,拳头毫不怜香惜玉地砸下.

女王结结实实吃下这一拳,娇哼一声消失在了场地上。

十六夜樱,LP 4000 →LP 1

气质温婉美女洁白长裙长发披肩私房写真图片

樱小巧的身子被震得摇摇晃晃退了几步,似乎差点没被虚拟影像的冲击吹倒。但她晃了一晃后很快咬牙站稳了,小手一挥。

“打……打开盖卡,陷阱卡-时间机械!”她面前的盖卡翻转,“场上怪兽被战斗破坏时可以发动。被破坏的怪兽,以相同的表示形式在场上特殊召唤!

我从墓地中复活‘凛天使·蔷薇之女王’!”

黑色的时光机械在一阵漆黑浓雾的环绕下出现。机械打开,无数鲜红的花瓣如雨般飞扬。蔷薇的女王很快在局部时空倒流的影响上回到了场上,横剑挡在英雄的身前。

凛天使·蔷薇之女王,攻击力2400

“保住了自己的怪兽么。”游宇点了点头,“但是这个瞬间,‘生还的宝札’效果也被触发了。因为有怪兽从墓地复活的缘故,我再从卡组抽三张卡。

接着再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了。

————

结束阶段,大地侠的效果结束,攻击力恢复原样。”

元素英雄·大地侠,攻击力3400 →攻击力2200

他暂时地放下决斗盘:“怎么样?还能行吗?”

少女面色红润,气喘得有点紊乱。但她倔强地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才能有跟游宇先生决斗的机会,怎么能这么轻易就不行呢?

“我的回合!”

樱的战意没有丝毫下降。她抽取了卡牌,小手向前一指。

“凛天使·蔷薇之女王的特殊效果!自己的准备阶段,把场上攻击力最低的怪兽破坏!”

“唔……”游宇瞥了眼身旁正采取防御姿势的英雄,“现在场上攻击力最低的是我的烈焰侠……”

“没错,所以根据蔷薇之女王的效果,元素英雄·烈焰侠破坏!”

花之女王浑身笼罩上了红芒,无数花瓣在她意念下向前飞出,如风暴般环绕,将烈焰英雄整个包围了起来。

英雄的火焰完没法抵抗这层层叠叠的花朵,眨眼功夫他就在花的海洋中被吞没了。

“这么看来还好我上回合复活了烈焰侠呢。”游宇说道,“否则现在场上攻击力最低会被破坏的,就是我的大地侠了。”

(烈焰侠:老大,我有一句……)

“但是我的攻击,也还没有结束。”小萝莉抽出手上一张卡,“我召唤‘孤火花’!”

一只其貌不扬的植物族怪兽从地底钻了出来,如麻花一般螺旋藤蔓,紫色的叶片,还有那孤零零的花苞,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弱不禁风的怪兽。

孤火花,攻击力 500

从攻击力来看,它也确实好像是只很弱的杂兵的样子。

……但要是这么想就错了!

看到这东西的瞬间,围观的玩家们立刻就推推搡搡吵吵闹闹了起来,陆续有人喊什么“神卡”、“禁卡”、“云玩家”之类的,说着些NPC们听不懂的话。

游宇眉毛也稍稍挑了一下。

因为这玩意儿他再熟悉不过了。凭这东西强力的效果,就算是到了今天都是准限制卡!

游宇不由有些正视起这位十六夜家的小萝莉了。

这卡就算是在这个世界应该也是稀有度顶尖的卡,这小萝莉手上居然就有一张。

这要么说明她是天选之人——比方说像不动游星那样,从垃圾堆里捡都能捡出一套上位卡组来——再要么就可能是她家里非常有钱。

莫非他们十六夜家代代都是绅士……

……啊呸,是代代都是土豪?

“孤火花的效果!”樱说道,“一回合一次,把场上一只植物族作为祭品,从卡组任意特殊召唤一只植物族怪兽!

并且,这个效果可以选它自身作为祭品!

所以我把‘孤火花’自身作为祭品,从卡组里进行特殊召唤!”

孤火花迅速点燃了火焰,目标正是它自身。火苗从它的底部窜出,迅速顺着它的根系向上蔓延,逐渐吞噬了这株植物整体,直到将它整个儿烧成了灰烬。

“生长在椿之中的妖精,月下的女神——

——椿姬·提泰妮娅!”

红色的花被绿色的植被所环绕,华丽地绽开了。巨大的花卉随着窸窣的声响,有着雪白的肌肤、绝美容颜的女神出现在了花瓣簇拥的中心,怒放的花朵便犹如她的长裙。

椿姬·提泰妮娅,攻击力2

场中狂风席卷,鲜红的花瓣循着风的漩涡飞旋。提泰妮娅登场的瞬间便仿佛掌控了场局势,完完将对面那大地的英雄所压制了一头。

游宇迎着那花的风暴,嘴角一勾:“居然把花姬都整出来了,这可确实有点意外了……”

他看向面前那只驾驭着花姬的萝莉,心思已经活跃了起来。

十六夜樱,培养得当的话貌似也会是一只好苗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