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整个晚会现场,以华国为主的会场中,坐着不少各国的参赛队伍和选手。此刻,大家完是忘却了比赛时候的激烈,倒像是一场老朋友的聚会。当然,现场中也有不少年轻人代表,在这次的比赛中出类拔萃,获得了不少的认可。

白天羽的安保队伍,除了一些新人成员,以三人小组为单位,分布在各个角落区域。白天羽的人员,多是直接安排在会场中间以防突发状况。

因为现场中的白天羽,本来就是拥有高超的中医技术,再加上还有唐语嫣相伴,所以在这次的活动中,白天羽并没有安排联系什么外界医院医疗救援队伍。

只是邀请了唐语嫣一家三人出场,看似邀请三人为这次活动的医护人员,其实也是一种放松,邀请观战。对于白天羽的邀请,唐建国、唐亦琛还有唐语嫣爷孙三人,自然是十分高兴。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白天羽重视他们的一种方式。

就在晚宴刚刚进行没多久,华国的几名在这次比赛中,拿了金奖杯的人员,可以说是成了会场中的亮点。

其中一名是咏春派传人,年约二十多岁,而且还是一名女性,别看其身体较为瘦弱。但是其拳法和速度了得,一举在这次的活动切磋赛中拿到了金牌,也算是为华国武术赢得了一份荣誉,可谓巾帼不让须眉。

另一位是一名个字较小的中年男子,其个字较低,但是眼神炯武,在这次的比赛中,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他的硬气功。胸口碎大石,拳砸碎石,拳捏玻璃,咽喉顶红缨枪,可以说是博得了一片叫好。

最后一位,也是场的亮点,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白胡子白发老者。光看其年龄就知道其年龄不小,询问得知却有九十九岁的高龄。在这样的年龄里,能够走出来参加比赛,可以说震撼场。

而老者所表演的则是一种强身健体的太极拳,老人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抗战,和平年代后,隐姓埋名回家务农教书,平时没事就打打太极拳养生。这一次前来参加比赛,已经是九十九岁高龄,但是依旧是走路稳健,拳法飘逸如流云。

或许在老年人的拳法,相比其他人的拳法不值得一提。但是尊老爱幼,强身健体,一直是我们华国武德之衷。现如今很多人看不起那些老年人的拳法,殊不知在古时候,列强侵略,国民因为心底善良软弱,所以这一会被打压。

当时我们华国的武术是用来锄强扶弱和保家卫国的术法,从来不是那种西方列强的侵略性拳法。所以在非打斗中,这样的武术拳法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孔武有力,早就很多人崇洋媚外,开始了西洋拳法。

而中华武术魂的初衷,就是耐力、包含和修复,是为了强身健体、富国民强,抵御外敌。所以,在武术界中,一些上了年纪,尤其是那些高寿老者们,更是容易受到尊敬。

自然纯净乖巧女生森系室内个人写真

尽管现场中,有不少其他拿到菁英金牌的选手,但是在面见这位老者的时候,都主动前来问好,可谓是注重礼节。

“张老,没有想到的身体如此健朗,马上百岁高龄依旧把太极拳打的那么流畅,以后我们要向学习啊,可是我们的精神代表人物。”

“就是啊,张老这样的身子骨,才是我们华夏武学联系的根本啊。”

“我看张老不光平时强身健体,还有张老的心态也非常的好。”

看着一群人,逐一向那么双九之岁的老人问候,白天羽看到这一幕后,脑海中也不由得响起了自己的爷爷。甚至,也在无意间响起了,自己的祖师爷华佗华神医。

“踏踏——”

就在此时,忽然只听一阵脚步声走来,只见一名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拨开人群,径直朝着那位张老走来。男子的举动和行为,看起来十分粗鲁,完没有一点礼节。

“唉,这个家伙干什么?没有看到我们都在这里站着,直接硬挤进来。”看到男子的行径,不少人发出了抗议之声。但是对于这一些,男子似乎根本不予理会。

只见那男子,直接手指着张老开口说道:“喂,老头,听说的太极拳很厉害,我想要向挑战切磋一下,让我领教一下的太极拳功夫。”

“太不像话了,张老一大把年纪了,居然敢和张老比赛,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啊。”

“就是,这么年轻,要和张老打,好意思吗?”

“也不怕别人说欺负老人,想打的话,和我们其他人打。”

男子的话音一落,顿时遭到了众人的声讨,可以看得出所有人都对该男子起了敌意和恼怒之心。但是这一切,并没有让男子感到任何不适,依旧一脸傲慢的看着张老,似乎想要等待对方的回应。

只见男子突然大声笑着说道:“看来华国的武术不过如此,在我们那里,不管是哪位习武者,面对别人的挑战,都会勇敢的接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退缩。年龄虽然是问题,但是敢于出来比赛,就应该做好接受挑战的觉悟。”

从男子的声音中,不难看得出来,该男子是故意这样叫嚣说话。不知道是对于这次的活动安排表示不满,还是对于张老感到不满,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敌意。

那张老在听到对方的话后,当即笑着开口说道:“呵呵,小伙子啊,如果我在年轻十岁就真的敢和打。当初我十多岁的时候,有鬼子侵略我们的村庄,我就拿起一把镰刀都上去,砍死了两个鬼子。”

“所以我不是真的怕,而是我的年纪大了,我的武术已经落后,只能打表演,但是不能打人了。不过,如果要是侮辱我们中华武魂,我还是要站出来和比赛一下的。”

张老的一番话,瞬间算是当众打了对方一巴掌。说完,只见长老真的准备站起身来,接受对方的挑战。

一旁的那名练习硬气功的中年男子,看到张老要起身作战,连忙站起来开口说道:“张老,年纪已大,这样的比赛,不能参加。如果真的要打的话,就让晚辈我来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