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差不多吧……”

听到柳清秋偷偷摸摸道出的情报,林城此时也没心思跟她扯皮了,直接点了点头道:“关于外面那些怪物的进化情报我其实比了解的更多,这些怪物若是单打独斗的话其实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它们可怕就可怕在聚群效应!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进化,想必这些怪物当中已经普遍觉醒出首领意识了,具体情况我暂时还不清楚,但若是就这么放任不管的话,一旦让这些怪物再进化几个阶段,让它们从一个个小型群体聚集成大型群体的话,世间一切都再也无法阻挡它们的征途了……”

“有这么严重吗?”

闻言,柳清秋和孟依的脸色顿时齐齐一变,这两个女人由于没有林城那样丰富的经历以及跟各种怪物缠斗的经验,虽然脑子还算清醒,但直到现在才彻底明白,原来外面怪物的进化速度远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恐怖的多!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事实只会比我刚才讲的更加严重!脑子里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不管怎样,从现在开始就提防起来、甚至若是可以的话立刻就要开始着手准备工作是准没错的,虽然平城的防御力还算可以,但若是怪物大军压境的话,我不认为平城现在的战斗力可以抵抗的了!话已至此,该怎么做自己掂量掂量吧。”

见柳清秋一脸震惊的模样,林城不禁摇了摇头,他原本以为这个聪明的女人应该早已打探清楚外面那些怪物的情况了,可现在看来,她自从到了平城之后,大部分精力估计都耗费在内斗上了,甚至还因为内斗产生了消极情绪,这使得原本还有些看好她的林城心里不禁有些失望。

柳清秋自然也察觉到林城脸上的失望之色,不过位置不同,考虑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同,她无法跟林城解释清楚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但心里也很清楚,林城说的很对,自己就算是为了许婉灵着想,也得开始准备后续工作了。

“走吧,有什么话我们吃饭的时候再谈。”

几人谈话的功夫,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走到了一栋三层古楼下方,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牌匾上的字,林城不由自主地轻声念道:“熙…春…楼…”

见林城似乎对这家酒楼感兴趣,柳清秋在一旁随口向他解释道:“这家酒楼的老板以前是燕京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主厨,后来跟部队转移到平城后,在一些拥有军方背景的朋友帮助下才开设了这家熙春楼,虽然饭菜价格不菲,但味道却着实不错,一会儿就可以尝到了。”

“呵……”

类型的丰富各有千秋

听到柳清秋的介绍,林城却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换做末世之前,别说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了,连我们学校的食堂师傅都懒得搭理我,现在倒好,竟然这么简单就能品尝到知名大厨的手艺了……”

听到林城的感慨,柳清秋却摇了摇头道:“也说了此一时彼一时,末世前的身份在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参考价值,在这里感慨还不如赶紧进去把肚子填饱再说。”

“恩,那就赶紧进去吧。”

闻言,林城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不再废话,抬起脚步便迈进了这间名满平城的酒楼之内。

一脚踏进熙春楼店内,林城顿时就被店内的装修给狠狠惊艳了一把,阳光从四周墙壁上镂空的雕花窗桕中映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将整个大厅都给映照的明亮通透,虽然是间酒楼,但除了淡淡的饭菜香气之外,空气中萦绕更多的则是沁人心脾的檀木香气。

酒楼虽然共分为三层,但餐桌大多却设置在靠近墙边窗口的位置,大厅中央则被一出复古戏台给占满了,也许是时间不赶巧,此时戏台上并没有人在表演,不免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看得出来,这间酒楼的装修是上了心的。”

将酒楼内的景象浏览完毕后,林城不禁有些感慨地说道:“不过我也看出来了,这里的饭菜绝对不便宜,柳夫人这是下了本的啊……”

“再贵也不过一顿饭罢了。”

闻言,柳清秋却无所谓地说道:“我在平城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聊上几句的,请人吃顿好的不是很正常吗?”

“行,柳夫人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呀?”

见柳清秋一副不差钱的土豪模样,林城不禁笑了笑,也不再开她的玩笑,跟在对方身后便向二楼的方向走去。

“您好,我是熙春楼的大堂经理罗静,请问几位是来用餐的吗?”

刚走到一楼上二楼的楼梯口,一名穿着红色绸缎长裙的女子忽然将他们拦了下来,毕恭毕敬地问道。

被红裙女子拦下后,柳清秋轻轻点了点头,随后道:“恩,我们之前有过预约了,姓许,麻烦帮忙查一下吧。”

“许……”

听到柳清秋的话,这名红裙女子连忙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本册子,快速翻查了一下,随后笑着向柳清秋说道:“许小姐的确订过位置了,我现在就带几位过去上座。”

说罢,先是甜甜地冲几人笑了一下,随后一转身,带着众人便向二楼走去。

跟在罗静身后,几人慢慢走上二楼,随后在对方的引导下走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包房之内。

“恩?”

刚一走进包房,林城还没来得及观察屋内的情况,就见之前消失了许久的许婉灵此时正一脸不耐地坐在餐桌前,而在她旁边,一名长相俊秀的年轻人正喋喋不休地对着她说着什么。

“房俊?在这里做什么?”

看到这名年轻人之后,刚还一脸淡定的柳清秋顿时一愣,开口问道。

“柳姨您来了?”

而这名叫房俊的年轻人在看到众人进屋后连忙从椅子上坐起身子,也顾不上跟许婉灵絮叨了,满面热情地走到柳清秋身前打招呼道。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会在这里?灵儿——”

对于对方的热情,柳清秋却好似没看到一般,皱着眉头直接向他问道,之后又将眼神转移到许婉灵身上,似乎在等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