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白天羽的话后,溪水门的水长老不由得大吃一惊。完全没有想到白天羽居然出手这么狠,直接将自己溪水门的两名精英弟子给打成残废,直接将他们的古武古武给废了。

由于内心的愤怒,水长老忍不住冲着白天羽咆哮道:“白天羽,也太狠毒了,居然毁了我两名溪水门精锐弟子的古武之力。,难道就不怕和我整个溪水门作对吗?”

面对水长老的指责,白天羽忍住不冷嘲道:“怎么?难道水长老忘记了,这是我们之前打赌的赌约。只要输给我,那就将门下的两人交给我,人有我 来处置。”

“现在我不过只是废了他们,教训他们一下而已。要是当初梦瑶不是实力提升,怕也不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吧。倘若是水长老的妻子儿女被人威胁,难道只是想要对他们说教一下就完事了吗?”

说完之后,白天羽不在理会对方,而是径直向着刚才被自己击倒在地的苗毒走过去。那苗毒的一只胳膊被白天羽给震断,此刻疼痛万分,躺在地上痛苦不堪。

可是当看到白天羽向着自己走来的时候,苗毒居然忘记胳膊上的疼痛,而是一脸惊恐的望着白天羽。由此可见,白天羽给他所带来的恐惧,要远远超过自己断臂的疼痛。

“,要干什么?我警告,这里是我们五行门之地,不要乱来啊。门主,救我啊,我不想死——”

眼看白天羽就要走到自己面前,那苗毒早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自尊,冲着五毒门主就哭声求救道。然而,那五毒门主,之前就已经领略了白天羽的实力,此刻面对白天羽准备行凶,居然没有任何的办法,甚至不敢出手阻拦。

白天羽没有理会对方,而是自言自语道:“听几位长老说,当初们五行门一行三人前去京城,挟持许梦瑶,就是行动组长。原本梦瑶已经摆脱那两个溪水门家伙的纠缠,准备逃离公寓,结果守在外面的,偷偷释放毒物威胁了她。”

“最后梦瑶没有办法,就只能听命的控制,答应跟一起返回苗疆。但是不相信她,就给她下了一种毒盅是吗?没有想到的手段竟然如此残忍,给这么一个年轻的美女下毒盅,特么的怎么下得了手。”

听到白天羽的话后,苗毒不由得紧张万分,连忙对着白天羽请求说道:“对,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她是的女人。我也是奉命行事,为了安全起见,只好给她下了毒盅。”

然而白天羽并没有为苗毒的话而心软,而是冷冰冰地说道:“现在知道对我说对不起了?那当初在动手的时候,有没有想到的毒盅会害死人呢?”

清纯衬衫美女黑直长发拂面优美写真

说话之际,一想到苗毒当时逼迫许梦瑶强行服下毒盅的时候,白天羽就忍不住怒由心生,恨不得一下子掐死苗毒,可是这样的举动又不利于自己与五行门的关系。而且一招弄死对方,也是在是太便宜了对方。

眼看白天羽那愤怒的样子,苗毒突然提高嗓门,冲着白天羽吼道:“,我警告,别以为很厉害,我就会怕,是绝对不能伤害我的。”

听到苗毒的话后,白天羽不由得眉头一皱,不由得产生一丝疑惑道:“我到是想要听说说,我为什么不能伤害。”

只见苗毒突然不顾疼痛,开口大笑道:“哈哈哈,难道忘记,的女人许梦瑶,她体内可有我特别施展的毒盅。而且这种毒盅,我目前还没有解药,当时因为去的时候,我没有想到她居然如此顽抗。”

“为了让她老实一点,我就用这种新炼制的毒盅给她。回来之后,诸位长老埋怨,让我拿出解药,但是炼制这种解毒药需要三天时间,现在才不过两天时间。如果现在伤了我的话,怕是我就没有能力练出那毒盅的解药,到时候许梦瑶每天都会有一段时间非常痛苦。”

“若是不想看的女人那痛苦的样子,特么的现在最好赶快跪下来向我磕一百个响头,若是我心情好的话,兴许还会饶了。哈哈,怕是刚做打伤我的时候,做梦要不会想到这一点吧。要知道此毒盅,整个五行山上,只有我苗毒一个人知道是什么毒盅,只有我自己才能解,哈哈哈——”

随着苗毒话音落下后,只见现场的几位长老,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一丝奇怪的神情。不管怎么做,至少凭借这一点,苗毒还能够和白天羽僵持一会。以白天羽对许梦瑶的感情,也万万不敢随意动手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毕竟正如苗毒所言,许梦瑶体内的毒盅,也只有炼毒盅的人和施毒盅的人才能解。至于其他人若是随意动手解毒盅,怕是只会刺激到体内毒盅,让毒盅提早发作伤害本体。

不过,现场中,除了那几位长老和五毒门主外,许梦瑶和小白还有火长老,对此却一脸的平静。甚至火长老和许梦瑶,忍不住有些担心,担心白天羽会因此开始发狂。

白天羽在那苗毒说完之后,面无表情的开口询问道:“这么说来?一早就有打算,想要借助许梦瑶体内的毒盅来做威胁了?而且我听刚才所说的话,应该是们五毒门十分优秀的练毒盅者了。”

苗毒一声冷笑道:“哼哼,知道就好。别看我苗毒年轻,我可是我们五毒门中,最精锐的弟子。原本我并不想的女人回来,如果她不回来,那炽火门门主职务就会空缺。”

“以我的天赋,只要学习一些炽火门绝技,就可以推荐申请调入炽火门之列,成为炽火门主候选人。到时候我苗毒就能光耀明媚了,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今天的这种事。若是不好好的向我赔礼道歉,那是我绝对不会原谅的。”

望着苗毒那大言不惭的样子,以及自始至终都不愿意悔过的话,白天羽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冷峻。只见白天羽当即上前弯下腰,一把伸手探进苗毒的衣领襟之中。

“喂,,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