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喝足后,李昌霖不断地伸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显得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只是,从头到尾,李昌霖始终没有向小樱说出一句时间即将到来的话。

心地善良的小樱,当即透过李昌霖的举动,看得出对方的任务时间将至,便主动开口询问道:“好了,昌霖,我已经吃的很饱了。的任务什么时候到呢?为何还不见接到电话?”

听着小樱的主动开口,李昌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当即挠着头说道:“嗯,还好了。距离约定见面时间,还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以为我的速度和身手,应该能够在约定的时间赶到,我再多陪五分钟。”

小樱听后,当即心里暖暖地说道:“个傻瓜,能够陪我,我都已经很高兴了,怎么能够让因为我而耽误了任务呢。如果要是那样的话,害得任务失败,那我岂不是罪人了。”

“我——”听着小樱的话,李昌霖当即还想要说什么。

小樱连忙打断李昌霖的话说道:“好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我毕竟和同在一个地方工作,自然知道这些任务的重要性。就听我的话,先去接交任务,我去在电影院休息区等。”

“顺便我先去看看,今天我们到底看什么电影好。等到接到任务密函之后,根据任务的情况和我联系好了,我在考虑要不要订购电影票如何?”

李昌霖一听,顿时为小樱的善解人意而高兴。忍不住开口说道:“嗯,好的。那我就先——”

说到这里,只见李昌霖就揉搓着双手,显得特别紧张。

望着李昌霖的那副模样,小樱当即忍不住捂嘴啼笑出声道:“好了,看那紧张地样子,我就不是怪物会吃了。赶快去吧,可千万不要耽误了。”

李昌霖连忙应道:“好,那小樱,我就先行一步告辞了。”

“等一下。”

精致粉艳佳人俏皮嘟嘟嘴

眼看着李昌霖就要转身离开,小樱连忙开口叫住他说道。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听着小樱叫住自己,李昌霖连忙好奇地反问道。

然而就在李昌霖转过身,望向小樱等待对方的话时。只见面前的那个娇小可爱的人影,直接上前一步贴近自己。李昌霖只感觉有一双小手,抓住自己的左右两只胳膊的衣角,然后微微踮起脚尖,与自己的双眼视觉拉近一点距离。

“啵——”

李昌霖只感觉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当即整个就变得目瞪口呆起来。任凭李昌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樱居然主动向自己亲吻了。而这一记香吻对李昌霖来说,简直就是犹如雷击,整个人当即就这样呆愣当场。

更为夸张的是,李昌霖直接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好似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一样。

只见李昌霖望着小樱那微红的笑脸,忍不住傻乎乎的开口询问道:“我,我是在做梦吗?刚才是用嘴亲吻,还是用手指头点了我的脸颊?”

听着李昌霖的话,小樱几乎没好气道:“个笨蛋,哪有这问的?说我为什么要用手指头点的脸呢?要是觉得我刚才说用手点的脸,那就当做我是用手好了。”

“不不不,我只是——”李昌霖看着,小樱似乎有些生气,赶忙开口为自己辩解说道。

看着李昌霖那急切地样子,小樱当即打断他的话,笑着说道:“好了,我没有生气,而且时间不早了,已经没有时间啰嗦了。按照任务规定,必须提前几分钟,或者是准时到达才可以。”

经过小樱的提醒后,李昌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的时间,果然看到时间不多了。当即冲着小樱开口说道:“嗯,那我走了,在电影院里等我。”

说着,李昌霖就直接转身飞奔离开,留下一串背影留给小樱。

望着李昌霖的身影,小樱的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刚才的画面,当即忍不住再次笑出声来道:“李昌霖,个大傻瓜好可爱、好呆、好萌啊。”

且说,李昌霖转身飞奔离开之后,就直接跑向直接停车区域,开车就直接朝着之前所约定的方向赶去。

虽然在接下来的时间比较紧张,但是李昌霖还是开着飞车,一路朝着城东的再兴建工厂赶去。

那个城东,其实就是已经跑出了城市中心范围,按照环境治理的要求,不在城市区域建设。所以就在城市东区外围,建立一个工厂企业,这个工厂也是一家治理城市污染的环保企业。

只不过这样的工厂,最近遇到阴雨天气,所以就处于暂停状态。而李昌霖在接到对方的信息提示,要求在这个工厂里进行碰面,李昌霖也没有多想,就这样直接赶到了。

以李昌霖的飞车速度,几乎是在临近约定的时间里,赶到了目的地。只是当李昌霖赶到之后,并未在现场看到有其他人在场。

“嗯?怎么了?为何没有人在这里?难道是因为堵车了?”

李昌霖站在工厂基地中间,快速巡视了一圈,也没有其他什么发现,便知道还没有人到来,忍不住低估道。

李昌霖看来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只见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分钟。李昌霖只好深吸一口气道:“这个家伙,难道还真的打算要准时准点才会出现吗?”

由于时间还没有到,所以李昌霖就耐着性子,等到时间到达之后。可是等着三分钟时间转眼到达,自己始终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当即李昌霖就有些忍耐不住,不由得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回拨那个电话号码。

“滴滴——”

就在李昌霖拨通那个电话后,只听在这寂静的空旷之地,忽然传来一个手机铃音。而这个铃音响起来十分诡异,明显就是自己所拨打电话的声音,也就是说,那个与自己联系的家伙,并没有走远,就在自己附近。

可是,此刻李昌霖不管怎么寻找,始终没有看到任何人影。而那个手机铃音自从响起后,也在由远至近,似乎向着自己的方向缓慢走来。

当即李昌霖似乎感觉到一个人影,在黑暗中出现,当即忍不住皱着眉头道:“喂,是吗?为何不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