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便知道,老天爷总不能太残忍,终于把她还给他了

“季亦承”她死死咬紧的嘴角溢出颤音,感泣的,疼痛的,悲酸的

刚刚季连城在电话里说的是,“承哥哥是被陷害的,凶手另有其人”

后面还说了什么,她都已经听不清了,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断的闪,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他没有杀害她的父母,大家都错怪他了,也包括她自己,没有信他到底,甚至

景倾歌眸光涟涟的凝着他,仿佛胸口卷起了一片汹涌海啸,不断的冲撞,震荡

亦如她此刻的心境,从婚礼上恢复记忆开始,虽然不过两日,可她一直惶恐着,不安着,因为即便只是抱着他,她也觉得满足,一颗心都被温暖的巨大安感,所以她更加害怕父母被害的事情真相,一次伤痛就让他们的幸福世界天崩地裂了,她不希望再来第二次。

她甚至在想,既然云熏儿有嫌疑,那她便认定就是云熏儿了吧,也不再继续调查了,她想和他好好在一起,离开他这件事情,她根本就做不到。

可是,这个想法也只是一瞬间在脑袋里闪过,她太了解自己,父母的事情必须有个交代,她没办法自欺欺人,若不解开,这会是一个心结,渐渐地越滚越大,最终有一天还是会雪球崩塌。

她缓缓抬起手,和他十指紧扣,一起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感受着那一份失去后重新拥有的悲喜悸动。

季亦承更是心头酸涩,她在想什么,只有他能懂,她的一颦一蹙,喜怒哀乐,他都尽知,只是他却只能给她一个用力的拥抱,无声安慰,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最后的结果。

还好,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他们真的绝处逢生,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没有真的心凉苍老

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

神明,如果你真的存在,我请求你,不要再伤害我们了,更不要再伤害她

季亦承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的覆上她哭花的脸,湿热的眼泪几乎灼伤了他的掌心,他一俯额,微凉的薄唇吻在了她的眼睛上,沾湿的睫毛颤扇,细细的刷过他的嘴唇,一一吻去凝着的眼泪,咸涩肆意弥漫。

狭小的车厢里,两个人紧紧相拥,那嘤嘤噎噎的低泣声在这片安静的空气里一点一滴渗透,更显得弥足珍贵。

夜幕下的海面洒落了无数星辉,海浪轻卷,一片璀璨闪烁。

时暝早已经从车里下来了,侧身斜倚着海岸边的石柱。

那一袭覆黑投在地面,身影不断的被拉长,指尖还掐着一点微弱的火星,甘苦的烟草味在空气里飘散,更衬托出一种孤独的寂寥。

他眺望着远方,皎白的月光在他的眼睑下覆了一层薄影,眸底那片迷人的金色,一点一滴,更加的深邃,浓郁,将所有执念镌刻的感情也一一收藏

倏地,指尖那一簇星火悄无声息落下,湮灭